王令洪说

2020-03-24 10:24

目前,古蔺县交通局已向上级部门请示,希望出台让部分“黑车”合法经营的科学措施,解决古蔺至泸州客运市场存在的安全隐患问题。与此同时,古蔺县运管所也加大了对客运班车的管理力度,要求经营者提高服务质量,压缩“黑车”生存的市场空间。因此对于客车降价一事,古蔺县运管所“原则上是持支持态度的”。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曾业 摄影报道

“客车调价,一般都是把价格往上调,古蔺到泸州的客车申请下调票价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怪事。”经常乘坐古蔺到泸州客车的刘先生称,其实在该“报告”被公之于众的11月下旬,他便发现这条客运班线实际收取的票价就已经下调了,但只是古蔺至泸州方向单边调价,“原来是60元至61.5元,调价之后只收41元”。

“我们在12月初收到了古蔺至泸州客车经营者们联合递交的调价申请,目前已转交给泸州市运管局,正在等待审批。”古蔺县交通局运管所负责人称,客运车辆调整车票价格,只要没有高出物价管理部门的指导价格,就不用向物价管理部门申请,只需主管部门审批同意便可执行。

另一位“黑车”的车主则称,古蔺至泸州的“拼车”之所以票价稳定,是因为长期以来已形成了公司化运营的模式。“车主把车挂靠到公司,公司聘请调度员安排发班,车主每月给公司交一定比例的管理费,车主跑得多就赚得多。”该车主透露,这些公司都制作有专门的名片,目前在该线路上长期运营的车辆大约在160台左右。

王令洪告诉记者,通过下调客车的票价,目前,每趟客车发班时的乘客上座率已提高了20%至30%。经业主们协商一致,他们将长期采取调整后的票价政策,将每张车票的20元利益让给乘客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相关的调价申请和报告材料均已送到主管部门,目前亟需解决乘客在古蔺的车站窗口购票的问题。

“我跑‘拼车’(注:未取得合法运营手续的黑车)快3年了,从去年开始一直都是收的70元一个人,古蔺到泸州的单边,比客车票价要高10元。”长期从事非法营运的“黑车”车主赖某,在记者暗访时透露,他们这个行业的“潜规则”是:绝不私自调价,且要将每个乘客送到其指定的地点。

“当前,由于受经济利益驱使,非法营运的黑车(私家车)十分猖獗,并且严重泛烂(注:应为“滥”)。政府及相关部门已多次出文整治,但收效甚微。为配合政府部门打击黑车,我们古蔺至泸州专线34台车经营业主商议让利于民,决定将现行票价降为41元(节假日恢复原价)。”这是古蔺至泸州客车经营者《关于降低票价的报告》中的其中一段话。

目前,因客车经营者们递交到交通部门的“报告”尚未获批,乘客在古蔺的车站购买车票时,因售票窗口不予受理,乘客只能“先上车、后买票”。“问题是,我们实际执行的票价是41元,但在窗口上买票必须打印原来的票价,即61元。等于说,3个乘客给的钱,只能在窗口上买到2张票,其中1人是没有车票的。”王令洪说。

“古蔺至泸州这条客运班线,客源还是比较充足的,但目前我们面临的情况就是吃不饱,因为客源被‘黑车’抢走了。”古蔺县畅通运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令洪称,古蔺至泸州的客运班车由5家运输公司联合运营,业主们是经过协商一致后作出的降价决定,目的就是为了配合政府打击“黑车”。

“实际上,我们一直都在严厉打击‘黑车’,每个月都要查扣10多台非法营运的车辆。”该负责人告诉记者,对于客车经营者们反映的“黑车”问题,主管部门一直都处于高压状态在打击。但是,这些车辆目前仍然拥有自己的市场,因取证存在技术性难题,打击的难度较大。

在这份“报告”的后面,附上了密密麻麻的车牌号以及与之相对应的经营者姓名,这一页a4纸中总共有近30名不同的经营者在上面签字。日前,这份“报告”被古蔺郎网公之于众,迅速在当地的微信朋友圈传播开来。此后的几天内,古蔺郎网关于该事件的微信阅读量一路飙升,众多网友纷纷对此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
日前,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对古蔺至泸州客车调价一事,进行了走访调查。同时,也了解了古蔺至泸州的“黑车”运营情况。记者发现,这条客运线路上的“黑车”问题由来已久,且“黑车”收取的票价一直都比客车的票价高,客车未调价之前,他们的票价比客车也要高出8.5至10元。